数篇《Nature》文章畅想200年

明年(2009年)将是查尔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也是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发表的150周年,本期(11月20日)《Nature》多篇文章以此为相关内容,畅想未来。

生物通报道:明年(2009年)将是查尔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也是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发表的150周年,本期(11月20日)《Nature》多篇文章以此为相关内容,畅想未来。

遗传学家Theodosius Dobzhansky在1973年曾写道,“生命并不是公元前4004年突发的一个事件,而是开始于大约100亿年前的一个过程,并且至今还在发生着”。生命发展的过程是一个延续性的过程,不断的就在我们身边发生,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而这项发现——与连续不断和古老的生命本身不同——可以指定一个具体的年代:19世纪中期。

有关生命进化和形成的假说很早以前就有了,因此实际上对于达尔文本身对此的贡献,历史学家颇多争议。然而无可厚非的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将这些证据和争议聚集在了一起,是一个决定性的突破和重要的开端。这本公布于149年前的书第一次将生命的过去和现在统一了起来——以一种同时解释了生命多变性和基本性的方式。

在这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对于生命的理解逐渐丰富和增多了起来,当然以后也会。但是未来的几十年里,也许可以从基础的方面延伸达尔文理论。比如上世纪60年代的遗传密码的破译——法国分子生物学家Jacques Monod提出大象和大肠杆菌的遗传密码其实是一样的——极好的证明了达尔文有关生命是统一的观点。

一个例外可能就是地球外的生命了,虽然天文学家们很难在未来的50年里观测到生命的变化和进化,但是单单是监测也许就能发现生命起源的频率,从而了解生命是如何在地球上出现的——这是经典的达尔文理论很难解释的一个问题。

到了庆祝物种起源发表200周年的时候,也许科学界有关生命的研究就不再是今天生命同一祖先的相关研究,到那时也许达尔文的理论会被其它相关理论代替,但是无论是否在其它星球或者生物反应器(bioreactor)中存在生命,他们都是要进化的。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