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怎样写作才能打动人心?

特稿究竟靠什么赢得受众的青睐?故事化的情节,个性的人物形象?特稿与新 闻报道在题材选择、表达上又有不同之处?一起来看特稿怎样打动人心。

特稿打动人心的地方首先在于题材选择: 从小处着手,将时代背景下的大问题以微观角度来剖析,纵深的看,注重新闻题材的时代背景,杜绝空泛的说教。

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从小的新闻事件入手,以小见大。如在反映房地产市场有待规范的问题上,可从普通老百姓的买房故事落笔,以具体的事例反应抽象的问题。从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家长里短中寻找特稿题材,深入的观察和思考。

题材选择需考虑到读者的感受型需求,“需求体现为读者自身的生活经验与媒 介上的生活细节间的互动。”而这恰恰需要选题的贴近生活“小事”。

《北京青年报》《冰点》专栏的创刊号文章《最后的粪桶》是在以返城知青生活状态如何的大背景下讲述北京返城知青掏粪工人的生存状态,报道真切地挖掘出都市喧嚣与冷漠所遮蔽的善良情怀,展现知青掏粪工人的自尊与敬业精神,引起极大的反响。

在题材选择上以“小人物,大问题”着重关注阅读兴趣,选择读者真正关注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发掘报道题材,人物很小,但反映出的社会问题,社会辐射力很强。

普利策特稿奖作品《土地上的生活:美国农场家庭》,报到中讲述了在美国“农业危机”的大背景下农场主的生活及状况,将抽象的农业危机和农场主柴米油盐的生活紧密联系,并进一步罗列数字和专家观点,农场主客观的描述,却给人以无穷的思考,引起了读者的共鸣和同情。这便是题材选择的精妙之处。

适宜采写特稿的新闻题材应该足够的内在张力——新鲜、重大、有性、有深度。在题材选择上,特稿记者应该时刻关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是重大政策的出台及反响,衣食住行状况的微小,突发的重大新闻事件的详情,新闻背后的内幕情况,曲折动人的新闻故事,引人关注的人物命运,旧闻中新的新闻有新意的法制案件的告破,特稿记者都应该纳入的选题视角内,用敏锐的眼光捕捉新闻事件中的独特之处,写出有反响的稿件。

细节是特稿的主要事实,逼真的描写细节,才能揭示事物的本质;细致入微的细节白描,生动、传神地传达事实的真相,给受众营造想象的空间,深深地打动人心,这正是文字的魅力,纯粹图象的报道,绝不产生的。在细节描写在基础上,借助文学的手法,但不超越新闻的范畴。

如《南方周末》刊登的特稿《盲艺人的乐与路》中的细节描写: “药成江把几张纸币对着太阳贴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了个遍,又把它递到张庆林手里,张庆林一张一张地摸过,又传到陈玉文手里再摸了个遍才递回来,药成江解开棉衣扣子,把它们揣进贴肉的口袋里。”

系列的动作:看、摸、传、递、解开、揣进,体现了盲艺人对钱的珍爱,还有盲人的动作特点,非常的传神、到位。细节远比“盲艺人对钱珍惜啊”概括性的语言要生动传神。

细节描写,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产生审美情趣。特稿写作是如何细节的呢?体现在细节的选择上,特稿文本中的细节描写是为主题服务的,“用来揭示人物的性格特征,细致形象地反映新闻事件的特点,报道的现场感。”

精彩的细节描写,在经典的特稿作品中很容易找到。譬如,《她把所15万美元都捐给了一所大学》中写到麦卡锡是如何节俭时:“她的《圣经》破烂不堪,她就用透明胶将它粘住,以防《哥林多书》掉。”

它的描绘令人惊叹:生活如此简朴的老人,却将15万美元的巨款都捐给大学,她的心灵是多么美丽。细节描写有层次递进,特稿中选用递进关系的细节反复印象,就象剥洋葱头一样层层地剥开,事实也层层递进中凸显。

再者,细节是的,是新闻的生命,任何不的细节,都到整篇文章的可信度。特稿文本中的细节描写切记要尽量还原现场,不允许想象,少用形容词,应当用最的动词,连贯的动词对细节的生动和传神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最后,细节是冷静、客观的,作者的感情隐藏在细节之后,而不直接表达,这“藏舌头”的方法,细节巧妙地表达的和观点,事实让细节说话。

新闻写作目的很单纯,告知;但特稿给人的不仅是告知,它要审美,要引起你的感情的波动,产生阅读上的快感和情绪上的共鸣。要快感和共鸣就要借助好的表达:用讲故事的吸引受众。而非虚构的故事化形态之所以受欢迎是故事是人的最的精神需要,“人的行为有意无意地受到所接触的故事的影响,是对故事的模仿,响应,回答或反叛。”

这不难解释2003年度普利策特稿类获奖作品《恩里克的旅程》读起来象一部悬念迭起的惊险小说。特稿中采用小说的叙述格式了平铺直叙的平淡,埋伏笔,设悬念抓住读者。特稿的标题制作和文章开头的五六百字要使读者产生阅读惯性或阅读悬念。如特稿标题《世纪末的弥天大谎》就使读者有阅读欲望。

特稿是新闻的展开,展开借助文学或小说的手法为整个叙述搭起好的结构框架,它有意味深长的开头,也有意安排戏剧性的开篇,亦或是一段精彩的对白。总之特稿的开头不会有像消息的导语模式与结构——倒金字塔结构。

对特稿而言,在新闻写作基础上完美、多维度、立体化,细节写作,悬念的设置,以小说的形态讲好故事,这是表达的问题,这是特稿打动人心的地方。

事、情、意多层信息的信息价值、新闻的价值。特稿是长文报道,它不象消息,消息的信息源可以是单一的(如简明消息),而特稿是深度报道,就信息源而言,它是多源的,告之以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事态信息、情态信息、意态信息的多层次。“新闻价值主要是认知价值,信息价值:即以新闻价值的核心为主体的生存发展和,为社会的发展和,最新的、的信息服务。”

前面所言特稿的文学性,它能动之以情,情便是情感共鸣,读者的情态信息。情态信息的表达与传播,感受与体验,是特稿新闻文体记者和读者情感交流的桥梁。

再者,意态信息主要是指蕴藏在新闻事实中的潜在道理,特稿以其故事化的形态、的细节,不知不觉地传递着道理,读者可从特稿文本的事态信息,情态信息中,读出暗含的观点和思想,体悟出看不见的意图和道理,这便是晓之以理,深层新闻价值的。

特稿、详尽的叙述,能够事态信息、情态信息、意态信息的多层次地展现新闻价值的不同层次。告之以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特稿的魅力所在。(表层、内层、深层新闻价值的概念是杨保军先生在《新闻价值论》中)。

特稿,以打动人心、贴近生活、反映时代的主题,生动的细节描写,运用讲故事的方式,立体化的报道手法,告之以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深深地打动了读者的心,是新闻文体中的新宠。特稿不是虚构的故事,更不是小说,它是在真实的基础上向读者娓娓道来的新闻故事。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